中国“第四次生育高峰”来了

类别:社会保障 时间:2020-12-13 浏览:92
中国“第四次生育高峰”来了
 猪年新春刚过,记者先后接到数个电话,请求帮忙“找个医院生孩子”,说是在北京市妇产医院这样的医院,已经没有床位“对外”了,原因是半年前在这里定期进行产前检查的孕妇们都已经排到楼道“加床”分娩了。 
    
  4月初的一天,记者来到北京市妇产医院体验,一进到门诊大厅,发现果然“盛况空前”。只见门诊大厅椅子上坐满了要挂产科号的人。一位手里拿着面包的男子说,他是凌晨4时起床赶来的,可还是没挂上当天上午的号,要等到下午,才能挂上明天的号。该院妇产科一位医生说,她这些天一直忙得连喝水都顾不上。“平均一个产妇一分半钟。”她说,今年比2000年还要忙。 

    有人称,今年?0年一遇的“金猪年”,很多人赶在今年生孩子,造成又一个“生育高峰年”。然而,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今年的生育高峰不是单纯原因造成的,其中还有复杂的社会因素。又一个生育高峰也会对社会和个人产生种种影响。 

    “猪年生育高潮”并非偶然 

    记者从国家人口计生委了解到,类似的生育高峰在新中国成立后曾发生过3次:第一次生育高峰出现在上个世纪50年代,第二次生育高峰出现在上个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,第三次生育高峰出现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。有关专家分析认为,80年代中期的那次高峰是因为国家当时调整了计划生育政策,允许农村第一胎生了女孩的人家生第二胎;加之第二次生育高峰时出生的人口那时正陆续进入生育年龄,促成了第三次生育高峰来临。而到了2007年,由于商家故弄玄虚的炒作,认为这一年是60年“难遇”的“金猪年”,今年出生的孩子会福星高照,因此我国各大城市出现了适龄青年争相孕育所谓“金猪仔”的现象。 

    2007年,全北京预计有10多万“猪宝宝”出生,而在上海,预计降生的“猪宝宝”数量是13万人。 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小高峰。”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原新教授表示,现在出现的生育高峰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四次生育高峰。 

    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、人口学专家翟振武指出,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已步入结婚阶段,特别是2008年以后,他们将进入育龄期,而按照国家计划生育政策,这些独生子女是可以生二胎的,这也会加剧这个生育高峰。而另据专家分析,2008年是北京举行奥运会的一年,很多人已经开始计划在这一年要宝宝。从种种情况分析,这个高峰将会持续一段时间。 

    人口学家同时提出,按照我国计划生育政策,在这个高峰中独生子女虽然可以生育两胎,但生育第二胎要与第一胎间隔至少4年以上,或者女方需在28周岁以上。所以,这个高峰也有可能会持续更多年。此前就有预测认为,“十一五”期间我国将迎来第四次生育高峰。 

    人口数量不会有太大反弹 

    “中国生育率在未来30年内应保持在1.8左右,要努力控制每位育龄妇女生育接近两胎的水平,过高或者过低都将不利于人口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。”在日前举行的第三届中国社会发展政策高层论坛会上,翟振武教授分析指出,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正在稳定过渡、逐步完善,并正在走向更加宽松的发展阶段,其最终目的是使一对夫妇生育一到两个孩子。他说,目前中国农村有60%生育第二胎,即使城市有70%想要第二胎,生育率也可维持在1.9上下。他同时指出,中国人口在未来30年还将净增两亿人左右,如果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的目标,就要把总和生育率继续稳定在1.8左右。 

    原新也指出,第四次人口生育高峰不会造成人口数量的太大反弹。这主要是因为目前我国的出生率已经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,再加上人们婚育观念的改变、结婚生育年龄的推迟、抚养后代成本的加大、不愿生育后代的人数量的增多、不孕不育的人数量增多等因素,都决定了此次生育高峰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。 

    一项人口生育意愿调查证实了这个推断:面临生育高峰的这代独生子女并不想多生孩子。他们中有多于一半的人表示:即使允许生第二胎,他们也不会生。 

    国家人口计生委主任张维庆在分析我国“十一五”时期人口发展形势时指出,低生育水平会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保持相对稳定,但仍存在反弹的可能。国家将随时关注出现的问题,并及时调整生育政策。 

    “拥挤”带来社会问题须冷静应对 

    人口生育高峰虽然不会带来灾难性的负面影响,但是生育过于集中对于个人和社会都会有“猝不及防”的影响。 

    一位长期代理医疗诉讼的律师认为,妇产科一直是医疗纠纷以及事故的高发地,扎堆生宝宝,就是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之一。因为在产妇拥挤的情况下,医生、护士经常要加夜班连轴转,很容易忙中出错。上海市今年以来已经出现10多起因为妇产科事故导致的医疗投诉了。北京也发生了几起发生在产科内的医疗纠纷。 

    对此感受最深的医院已有“措手不及”之感,并因此“叫苦不迭”。今年以来,北京、上海等大医院的妇产科不得不为满足需要而采取临时应急的措施。妇产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正在考虑扩大病区和增加病床数等。北京市海淀妇幼保健院有关负责人透露,预计2007年该院将突破13000人的“生育大关”,面对生育高峰的到来,医院正在着手准备应急预案,并决定近期增加两个病区、100多张病床,缓解孕产妇住院难的现象。 

    中国社会科学院郑真真研究员说,人口生育过于集中对经济社会的影响不会一下子显现,但会有滞后效应,如造成新生儿以后的入学、就业、住房、医疗资源紧张等。生育高峰期出生的孩子有可能面临“一生拥挤”的烦恼。她同时提出,生育高峰的出现也需要相关政府部门进行有远见的安排,根据人口生育高峰的周期,合理安排医疗、教育等资源。

注:本文转载自:https://www.clssn.com/html1/report/0/2597-1.htm